Menu

加密谷此前曾刊载Henry He的系列文章,Libra将由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



6月18日,社交巨头Facebook正式发布其数字资产Libra的白皮书,引起业界震动的同时,将传统金融和加密行业同时推到了风口浪尖,成为当下的“风暴眼”。对于数字资产社区来说,这是一件好事。因为,Facebook的介入将对数量庞大的非数字资产消费者进行免费的市场教育,使他们能够更加了解这个领域,也许在短时间内会扩大数字资产社区的规模。市场教育和影响消费者认知代价高昂,Facebook因其庞大的用户基数,成为少数能够承担此重任的企业组织。在该数字资产计划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中,Libra区块链和Libra资产储蓄都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验证。例如,市场上既存在基于拜占庭容错机制的区块链Stella,也有以USDC为代表的锚定法币的稳定币。但不幸的是,Libra的第三个组成部分Libra协会,作为其区块链的治理机制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证实其可行性。这一治理机制会成为Libra的致命弱点吗?我希望不是,但我发现至少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,那就是治理协会的资金来源。通过分析Libra的白皮书,我发现,目前的设计存在着一个弱点:如果一些恶意组织选择对Libra协会的长期资金进行压制,将极大破坏其稳定性。为了便于讨论,我将在这里分享一个假想攻击,希望能帮助Libra团队对其设计进行改进。稳定币Libra自诞生以来一直都被定义为稳定币。我对稳定币这个话题很感兴趣,因为它是推动Commerce
3.0成功的重要推手,也意味着下一个商业时代的开启。但为了让稳定币成为数字资产的“圣杯”,它在维持自身稳定性的同时,还需要能够经受各种攻击,包括投机性攻击(索罗斯攻击)和价格战攻击。在评估一个稳定币时,大多数人都只是关注其维持稳定的方法,很少有人去分析其他的重要因素:例如稳定币背后的组织稳定性,项目的资金来源,以及项目投资者的奖励和回报。如果稳定币背后的组织由于资金匮乏而被迫倒闭,那么长远来看,稳定币是否能够维持其稳定性?我不这么认为。其实,不只是稳定币,法定货币也是如此。为了维持其“独立于政府的稳定性”,美联储不接受由总统或国会批准的资金。该组织的收入受法律保护,主要来自于其持有的政府证券的利息。2016年,美联储获得的利息收入约为111.1亿美元,而营业支出约为40亿美元。从会计分类账角度看,是盈利的。有趣的是,根据描述Libra资产储备的文件来看,Libra协会的长期资金将来源于Libra资产储备所产生的利息。尽管没有明确说明,但我怀疑Libra协会的短期资金将来自Facebook本身,或者来自创始成员的1000万美元入场费,或者两者皆有。Libr白皮书称:“从利息中获得的收入将首先用于协会的运营支出——为生态系统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,为非营利组织和其他多边组织提供资助,进行工程研究等。”然而目前来看,当下从Libra储蓄资金产生的利息和Libra协会提供的资金容易受到压制,这可能会影响Libra全球货币系统的稳定性。对Libra储备的套利攻击最终,我们相信,Libra资产储备的大部分资金将来自其用户,而不是在初始投资阶段的创始成员。但是,在目前的设计中,Libra用户无法从资产储备的利息中获利。为了提振用户信心,Libra将实现强流动性,这让用户可以随时以接近储备金的价格购买和出售Libra数字资产。Libra的两个特质(无回报和强流动性)使得用户没有理由去持有Libra。这样一来,人们将有机会对Libra展开攻击,他们将压制Libra协会所持有的资产储备价格,由此派生的利息会随之降低。这种攻击是合法的,有利可图的,并且很可能由Libra的竞争对手主导。让我们以传统的银行巨头摩根大通为例。为了执行攻击,摩根大通可以将Libra的钱包功能添加到其现有的手机银行和在线应用程序中。起初,公司会给用户一些小恩小惠,以便让他们积极使用摩根大通应用程序中的Libra钱包。一旦从用户那里收到Libra,摩根大通就可以立即将其卖给Libra协会获取现金,并通过购买与Libra储备选择的同一篮子资产,以相同的风险获取利息。当用户需要使用Libra的时候,摩根大通可以立即从市场上购买。只要从储备中获得的利息大于支付给用户的利息,摩根大通就永远有利可图。从根本上来说,摩根大通使用套利的手段赚取了额外的资金,同时通过压低储备利息来攻击了其竞争对手Libra。除了传统银行,其他数字资产钱包也可以通过这种套利来赚钱。Facebook自己的Calibra钱包也能够这么做。如此一来,Facebook就会双手互博,这只有在中国传统的武侠世界中才能做到。如何抵御?Libra最初的27位创始成员名单上并没有传统银行,具体原因我们无法获知。Facebook是否能够与传统银行竞争有待商讨,但银行一定会进行反击。如果上述攻击真的被执行,Libra应该如何抵御呢?这个问题非常棘手。限制流动性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,因为它可能会导致用户对Libra失去信心。而让Libra的用户们得到储蓄利息也将增加Libra的复杂性,因为其长期目标还是为了做到去中心化。因此,这些基本设计不应该被更改。如果从储备金中获得的利息不足以应付支出,那么就应该在系统中加入新的资金来源。SWIFT的会员费就是绝佳例证。管理大公司的派生组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我相信Libra及其创始成员将在未来解决这些问题。作者介绍:Henry
He,SesameOpe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,曾就职于Google,毕业于沃顿商学院,获MBA学位,通证经济学研究者,拥有8项专利的网络/知识产权安全专家。

6月18日,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测试网在GitHub开源上线,并发布白皮书。

图片 1

“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、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”,Libra团队在白皮书的首句这样写道。

作者介绍:

从联合创始人列表来看,加入Facebook
Libra计划的合伙人基本都是支付或互联网领域的头部玩家,包括信用卡清算巨头MasterCard和VISA、线上支付系统Paypal、线上旅游预订公司BookingHoldings、电商平台Ebay和Mercado、线上打车平台Left和Uber、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、线上奢侈品平台Farfetch以及电信运营商Vodafone等。

Henry
He,SesameOpe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,曾就职于Google,毕业于沃顿商学院,获MBA学位,通证经济学研究者,拥有8项专利的网络/知识产权安全专家。

具体来看,Libra体系有三个核心。据白皮书描述,Libra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、有真实的资产担保的、有独立的协会治理的全球货币,货币单位为Libra。Libra将由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,每Libra数字货币都会有对应价值的一篮子货币和资产做信任背书,受Libra协会的创始成员监督,每位创始成员负责运行一个验证者节点。

SesameOpen是一个支持可扩展去中心化交易的协议,旨在为Commerce
3.0经济提供动力,为代币持有者创造长期、可持续、非投机性的价值。

同时,Libra团队在白皮书中提到,为避免标的资产波动所带来的币价波动,Libra并不与单一货币“挂钩”,选择的储备资产除了信誉良好的现金外,还有政府货币证券。同时,为避免通货膨胀,新的Libra币必须使用法定货币按1:1的比例购买,相应法币将被转换为储备。对于Libra协会的会员而言,由储备金投资于低风险资产而产生的利息将担负协会的运营开支,盈余部分则用于向早期投资者支付初始投资的分红。

加密谷此前曾刊载Henry He的系列文章:

“Facebook发行稳定币对于数字货币市场而言是一个长期重大利好”,OK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李炼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Facebook为其稳定币提供了丰富的使用场景,能使大量用户可以进一步了解数字货币,扩大数字货币钱包的普及,提高对区块链支付的价值认同。

《Commerce 3.0: 价值100 万亿美元的去中心化交易网络》

此外,Facebook也在白皮书中坦承,自己的团队在Libra协会和Libra区块链的诞生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,并将保有领导地位至2019年,“但最终决策权仍在Libra协会手中”。同时,为分离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,Facebook创立了受监管的子公司Calibra,以代表其在Libra网络中进行运作,与Libra协会的其他成员肩负同样的权责。

《独家 | SesameOpen 联合创始人对区块链扩容的深度思考》

按照Facebook在Libra白皮书中的设想,Libra协会将是一种类似于“代议制”的独立非营利性会员制组织,总部设置在瑞士日内瓦,由Libra协会理事会进行管理,而理事会由各验证者节点分别指派一名代表构成。在初始阶段,Libra协会理事会成员由创始人企业、非营利组织、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共同组成,所有决策都将通过理事会做出,重大政策或技术性决策需要三分之二的成员投票表决同意。

本文由加密谷独家编译。

除了对Libra网络的治理制定决策外,Libra协会还是一个负责管理Libra储备的组织,是整个Libra体系的“央妈”。白皮书透露,只有Libra协会能够制造和销毁Libra。只有当授权经销商投入法定资产从协会买入Libra币以完全支持新币时,Libra币才会被制造;只有当授权经销商向协会卖出Libra币以换取抵押资产时,Libra币才会被销毁。因此Libra协会也承担着“最后的买家”角色。

6月18日,社交巨头Facebook正式发布其数字资产Libra的白皮书,引起业界震动的同时,将传统金融和加密行业同时推到了风口浪尖,成为当下的“风暴眼”。

按照Facebook对Libra提出的愿景,Libra网络在发展的最初几年还需要完成多项工作,如额外招募担当验证者节点的创始人、为快速启动生态系统而进行融资、设计和实施激励计划以推动Libra的使用、以协会名义建立社会影响力等。Libra协会将力求在五年内逐步实现Libra网络的非许可型管理和共识,此后逐渐实现管理的过渡并减少对创始人的依赖。“到2020年上半年,Libra将进行针对性发布,届时Libra协会的创始人数量能够达到100个左右”,Libra白皮书指出。

对于数字资产社区来说,这是一件好事。因为,Facebook的介入将对数量庞大的非数字资产消费者进行免费的市场教育,使他们能够更加了解这个领域,也许在短时间内会扩大数字资产社区的规模。

“Facebook发行稳定币类似互联网巨头企业‘自金融’的理念”,李炼炫认为,Facebook发币一方面能够打通合作企业之间的生态,提高企业间资金融通的效率,减小对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依赖;另一方面,如果Facebook未严格执行足额抵押发行以及抵押资产的独立托管,那么facebook一定程度上将拥有“货币乘数扩张供给”的能力,给传统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挑战。

市场教育和影响消费者认知代价高昂,Facebook因其庞大的用户基数,成为少数能够承担此重任的企业组织。

在该数字资产计划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中,Libra区块链和Libra资产储蓄都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验证。例如,市场上既存在基于拜占庭容错机制的区块链Stella,也有以USDC为代表的锚定法币的稳定币。

但不幸的是,Libra的第三个组成部分Libra协会,作为其区块链的治理机制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证实其可行性。

这一治理机制会成为Libra的致命弱点吗?我希望不是,但我发现至少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,那就是治理协会的资金来源。

通过分析Libra的白皮书,我发现,目前的设计存在着一个弱点:如果一些恶意组织选择对Libra协会的长期资金进行压制,将极大破坏其稳定性。

为了便于讨论,我将在这里分享一个假想攻击,希望能帮助Libra团队对其设计进行改进。稳定币

Libra自诞生以来一直都被定义为稳定币。我对稳定币这个话题很感兴趣,因为它是推动Commerce
3.0成功的重要推手,也意味着下一个商业时代的开启。

但为了让稳定币成为数字资产的“圣杯”,它在维持自身稳定性的同时,还需要能够经受各种攻击,包括投机性攻击和价格战攻击。

在评估一个稳定币时,大多数人都只是关注其维持稳定的方法,很少有人去分析其他的重要因素:例如稳定币背后的组织稳定性,项目的资金来源,以及项目投资者的奖励和回报。

如果稳定币背后的组织由于资金匮乏而被迫倒闭,那么长远来看,稳定币是否能够维持其稳定性?我不这么认为。

其实,不只是稳定币,法定货币也是如此。为了维持其“独立于政府的稳定性”,美联储不接受由总统或国会批准的资金。该组织的收入受法律保护,主要来自于其持有的政府证券的利息。2016年,美联储获得的利息收入约为111.1亿美元,而营业支出约为40亿美元。从会计分类账角度看,是盈利的。

有趣的是,根据描述Libra资产储备的文件来看,Libra协会的长期资金将来源于Libra资产储备所产生的利息。尽管没有明确说明,但我怀疑Libra协会的短期资金将来自Facebook本身,或者来自创始成员的1000万美元入场费,或者两者皆有。

Libr白皮书称:“从利息中获得的收入将首先用于协会的运营支出——为生态系统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,为非营利组织和其他多边组织提供资助,进行工程研究等。”

然而目前来看,当下从Libra储蓄资金产生的利息和Libra协会提供的资金容易受到压制,这可能会影响Libra全球货币系统的稳定性。对Libra储备的套利攻击

最终,我们相信,Libra资产储备的大部分资金将来自其用户,而不是在初始投资阶段的创始成员。但是,在目前的设计中,Libra用户无法从资产储备的利息中获利。

为了提振用户信心,Libra将实现强流动性,这让用户可以随时以接近储备金的价格购买和出售Libra数字资产。Libra的两个特质使得用户没有理由去持有Libra。这样一来,人们将有机会对Libra展开攻击,他们将压制Libra协会所持有的资产储备价格,由此派生的利息会随之降低。

这种攻击是合法的,有利可图的,并且很可能由Libra的竞争对手主导。让我们以传统的银行巨头摩根大通为例。

为了执行攻击,摩根大通可以将Libra的钱包功能添加到其现有的手机银行和在线应用程序中。起初,公司会给用户一些小恩小惠,以便让他们积极使用摩根大通应用程序中的Libra钱包。一旦从用户那里收到Libra,摩根大通就可以立即将其卖给Libra协会获取现金,并通过购买与Libra储备选择的同一篮子资产,以相同的风险获取利息。

当用户需要使用Libra的时候,摩根大通可以立即从市场上购买。只要从储备中获得的利息大于支付给用户的利息,摩根大通就永远有利可图。

从根本上来说,摩根大通使用套利的手段赚取了额外的资金,同时通过压低储备利息来攻击了其竞争对手Libra。

除了传统银行,其他数字资产钱包也可以通过这种套利来赚钱。Facebook自己的Calibra钱包也能够这么做。如此一来,Facebook就会双手互博,这只有在中国传统的武侠世界中才能做到。如何抵御?

Libra最初的27位创始成员名单上并没有传统银行,具体原因我们无法获知。Facebook是否能够与传统银行竞争有待商讨,但银行一定会进行反击。

如果上述攻击真的被执行,Libra应该如何抵御呢?这个问题非常棘手。

限制流动性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,因为它可能会导致用户对Libra失去信心。而让Libra的用户们得到储蓄利息也将增加Libra的复杂性,因为其长期目标还是为了做到去中心化。因此,这些基本设计不应该被更改。

如果从储备金中获得的利息不足以应付支出,那么就应该在系统中加入新的资金来源。SWIFT的会员费就是绝佳例证。

管理大公司的派生组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我相信Libra及其创始成员将在未来解决这些问题。

图片 2

Henry He 作者

Potter Li 翻译

Sonny Sun 编辑

Roy 排版

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

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

标签:, , , , , , , 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